当前位置:首页 > 爱情语录 > 正文

雅各布和亚历克斯-雅各布回家

雅各布将他的最后一个手提袋塞进了自己的汽车,然后再看了汤斯维尔大学的圣约翰宿舍。 当他转过身过去四年来的房屋时,他向自己叹了口气。雅各布转过车上的点火开关,开始了四个小时的车程,回到了麦凯。

雅各布(Jakob)开车经过麦凯(Mackay)时,他注意到自从两年前上一次回家以来,变化很小。 那是他一直想到他父母的房子之前的想法。 上一次他在家时,这只是他们财产的棚屋,但现在房子已经完工,并立有三层楼,鸟巢式结构刺穿了房子上方的空气。 雅各布对自己微笑。 他的父母总是很奇怪。

当他驶入车道时,他的母亲达娜(Dana)从前门突然冲出,将雅各布(Jakob)抱在怀里,然后才下车。 当他的父亲约翰和妹妹亚历克斯穿过前门时,雅各布笑了起来,并返回了母亲的怀抱。 他的父亲笑了笑,用一个小小的拥抱欢迎他回家,然后从行李箱里拿了雅各布的书包。 他的妹妹跳了起来,将手臂钩在脖子上。雅各布紧紧地握住了他的腰部。

感觉妹妹的身体与上次不同。 她的腰感觉更苗条,胸部肯定更大,雅各布可以闻到亚历克斯的香水,这使他垂涎三尺。 亚历克斯放开了他,对他微笑,然后跑进了屋子,雅各布看着她走进屋子时紧紧的屁股在摇晃。 他抓起背包,跟在她身后,关上了身后的门。

雅各布的房间在鸟巢的顶部。 雅各布从他的房间可以看到左边窗外的大海,右边是群山,他的射箭奖杯在墙上的架子上,他的弓正好悬挂在大号床的上方。 雅各布跳下床,凝视着屋顶。 暑假结束后,他从老中学读老师开始工作,他的脑海里充斥着关于亚历克斯(Alex)的想法。

雅各布(Jakob)数秒之内很难适应,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裤子。

“你父亲和我刚要去镇上吃点晚饭,”她说。
雅各布点头表示理解时,他站起手肘,打着哈欠。 他母亲离开时微笑着关上了门。 雅各布跌回床上,试图入睡,他的脑海中仍然充满着妹妹在他面前脱光的影像,所以睡眠让他回避,因为他不得不继续四处移动。

雅各布跳了起来。 当他姐姐轻拍他的肩膀时感到惊讶。 他昏昏欲睡地翻了个身,看着她,他侧卧以掩饰自己的辛苦。

“妈妈和爸爸要几个小时,” Alex耸耸肩说。 “我想知道你是否想出去玩并赶上吗?”

雅各布笑着对姐姐有多紧张感到不安,他点了点头,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在她周围说些什么。 他的姐姐带领他下楼到家庭影院房间,并放上了她最喜欢的电影“拯救最后的舞蹈”。

雅各布和亚历克斯都为中心的小扶手椅着迷。 上面有遥控器的房间。 雅各布首先降落,但亚历克斯在落到膝盖上之前得到了遥控,亚历克斯戳了一下雅各布,然后调整了立体声音响的音量。